首頁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個交換生

第061章 戲不能過

王妃是個交換生 素子花殤 1022 2019-11-30 22:06:58

  也不給男人說話的機會,她又繼續道:“另一個,王爺剛剛的意思是,不需要奴婢作弊,王爺就可以取勝是嗎?”

  “當然!”男人冷哼,兩字從鼻子里面出來。

  青檸煞有介事地點點頭:“奴婢知道了,那奴婢正常發揮便是。”

  男人汗。

  他的意思難道不是不需要跟步颯塵去合奏嗎?

  什么理解能力?

  正欲說話,青檸似是陡然明白:“王爺莫不是說,不需要跟七王爺合奏?不對不對,是奴婢想多了,奴婢想多了,對奴婢,王爺一向是見死不救,斷不會嫉妒吃醋!而且,王爺剛剛也說了,對這些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想必對奴婢跟七王爺合奏也絲毫不覺有威脅。再說了,奴婢已經答應跟七王爺合奏,王爺突然不許,奴婢都會多想,也難免其他人不多想,尤其是七王爺,指不定會以為王爺有私心呢,所以,對,王爺的意思是,到時奴婢正常發揮便是。”

  男人:“......”

  話都讓她一人說了。

  不過,他又豈是連故意引導都聽不出來的人?

  冷哼:“廢話那么多,不就是想讓本王允你跟七王爺合奏嗎?”

  呀,看穿了?

  也是,對方是什么人,戰場官場,他都是大佬,這種小九九又豈會看不出來?

  所以,戲不能太過。

  青檸腦子一轉,索性承認了:“王爺真是洞若觀火、明察秋毫,奴婢的確是想跟七王爺合奏這一曲,不為別的,只是想讓王爺看看,奴婢也不是一無是處。”

  也不多說,就這一句,就這一個理由,她就停了口,低下頭。

  男人眸光微斂。

  雅廳里瞬時變得特別安靜,落針可聞。

  一甩袍袖,男人拾步往外走,走到門口,冷冷丟下一句:“隨便你,想代表七王府,滾去七王府便是!”

  ......

  幽幽夜色下,男人走在前面,崔寧亦步亦趨跟在后面。

  崔寧幾次開口想說自己的正事,幾次都臨時住了口,恐男人情緒不好,不敢這個時候去觸霉頭。

  男人卻自己停住了腳:“你方才有何事要稟報?”

  崔寧連忙上前,借著夜色和風燈,看了看男人臉色。

  咦?

  竟然還好。

  雖也看不出喜怒,但至少沒有他想象的壞。

  遂心口一松,回道:“奴才的侄子明日成親,奴才想告假一日。”

  回完,一顆心又再度提起來,生怕他不允,因為這個男人向來性情陰晴不定,且不講道理、不通人情,上次鐘力家里有事想告假都沒成,還惹了一頓怒。

  男人瞥了他一眼:“就這事?”

  “是!”崔寧頷首,準備進一步說明一下,男人已開了口:“將府里的事安排好就行,反正乳母發喪是后日。”

  崔寧一怔,這是同意了?

  大喜:“謝王爺!”

  男人拾步往前走,上了長廊,想起一件事,停住腳,對著黑暗“啪啪”拊了兩下掌。

  一抹黑影不知從何處冒出,翩然落在長廊外,男人的前面。

  崔寧認識,是男人的隱衛之一,海流。

  海流對著男人恭敬一揖:“王爺。”

素子花殤

繼續翻頁~~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