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個交換生

第049章 這點本事

王妃是個交換生 素子花殤 1045 2019-11-25 21:51:59

  向青檸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里經歷了什么,毫無影像,只知道痛苦,很痛苦,整個人似是一會兒在大火上煎烤,一會兒又沉入冰冷的海底,特別難受。

  她想醒過來,卻怎么也不能如愿,她各種掙扎,卻發現越掙扎,越無力。

  像被海草纏住了身體,又像臉上被蒙上了厚布,掙脫不得、呼吸不得。

  她拼盡全力,終于掙掉了束縛、掀掉了臉上的厚布、睜開了眼睛,醒了過來。

  視線不偏不倚,直直撞進一雙漆黑如墨、寒氣逼人的深瞳里,她一驚,腦子有些短路,直到一只大手伸過來攥起她的衣領,將她從車廂里面猛然擰起,聲如臘月飛霜:“你是誰?”

  她才陡然驚醒。

  下意識地去摸自己的臉,果然沒有特化材料,與此同時,眼角余光也瞥見了特化材料就掉在車廂里,她大駭。

  瘋了,她怎么又將這東西弄掉了?

  肯定是昏迷難受的時候,自己掀掉了,她記得夢里掀掉了臉上蒙著的厚布,想來就是這個。

  想趕快拾起來重新貼在臉上,剛剛她已經因為貿然做回自己,受了那般難受的懲罰,就像是從人間煉獄走了一遭,她再也不想受第二次。

  但她的手夠不著,因為自己被男人鉗制著。

  “王爺,你先松手。”她吃力開口。

  這個男人也是醉了,除了封喉,就沒點別的招嗎?

  “先說你是誰!”男人不僅不松,更是將她擰高了幾分,聲音從喉嚨深處出來。

  想著反正他一會兒也不記得,青檸也懶得跟他糾纏,直接拿手去掰他抄在自己衣領上的手:“步封黎,你就這點本事嗎?”

  男人震驚了。

  一副懷疑自己聽錯了的樣子:“你說什么?”

  “我說你一個大男人就會欺負女人,算什么男人!”

  男人更震驚了,一臉的難以置信。

  他凝著她,手中力道驟然收緊,由抄著她的衣領,變成掐著她的咽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

  熟悉的窒息感襲來,青檸難受至極,心里一直以來的憋屈,也終是在那一剎那變成了怒火。

  也不掰他的手了,直接改成抓他的手背。

  狠狠兩爪子下去。

  男人顯然沒想到她會如此,吃痛瞳孔一斂。

  青檸以為他這樣總要松手吧,卻不想,他依舊沒松,不僅沒松,畢竟是會武功的人,另一手還瞬間攥住了她的兩只手腕,讓她動彈不得。

  她只得抬腳去踢他。

  就在這時,馬車不知是碾上了石頭,還是遇到了坑,猛地一個顛簸,男人因一手掐著她的喉,另一手攥著她的雙腕,又猝不及防,一下子沒穩住,兩人都倒在了車廂里,且是以她在下,男人壓在上的姿勢。

  饒是如此,男人竟然還是沒松開落在她喉嚨上的手,且還因為突然倒下的動作,無形中一抻,青檸差點一下子被掐閉氣。

  情急之下,只得張嘴一咬。

  本以為是咬的男人的耳朵,因為他倒下時,側臉就近在咫尺,卻不料,她下嘴的時候,他剛好扭回頭,然后......

  然后,她就一口咬在他的下唇上。

  

素子花殤

兩更一起上,繼續翻頁~~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