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個交換生

第028章 路人激動

王妃是個交換生 素子花殤 2009 2019-11-08 20:36:14

  “香菱,你先回吧,出來太久了也不好,我還得回房收拾一下,再回宮。”青檸不動聲色地略拔高了幾分音量。

  香菱微微攏眉:“四王爺真讓你回宮啊?”

  “嗯,”青檸點點頭,“王爺乳母一案已經結了不是嗎?”

  說完,又似驀地想起什么,“對了,上次太后娘娘不是說,讓我找幾個人教她們戲曲,然后在皇后娘娘壽辰的時候表演嗎?一直沒有合適的人選,今日我發現了一人,身形氣質、容貌聲色都特別特別好,等我回宮以后就可以召此人進宮來教她。”

  香菱愣了愣,太后有說過這話嗎?

  她不知道這件事啊!

  想著可能是單獨跟青檸說的吧,便也沒有多問,只好奇被說得如此好的人是誰:“哪個?我認識嗎?”

  “唔......”青檸歪頭想了想,“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但應該聽說過的,就是相府二小姐疾婉晴疾二姑娘。”

  “哦,她呀,沒見過人,但的確聽說過,據說雖是相府千金,可因為是庶出,日子也并不好過。”

  “是啊,所以,讓她入宮學戲,她應該是愿意的,要是嫡女吧,或許不一定,對吧?畢竟宮里那種地方......”青檸沒說完,嘿嘿一笑,朝香菱遞了個“你懂的”眼神。

  “嗯。”香菱點點頭。

  她當然懂。

  深宮就是龍潭虎穴,又不是進去做主人,一般人誰愿意輕易進?

  “行了,你先回吧,反正我一會兒就回了,我自己跟太后娘娘講也沒事。”

  “好。”

  兩人分道揚鑣,香菱又將竹籃提了回去,青檸微瘸著腿往婢女住宿的方向走,迎面碰到一個婢女,青檸問她:“南瓜子吃不吃?”

  對方還沒反應過來,青檸就將手里的那一撮南瓜子塞到了對方的手中:“雖皮但香,放心,沒毒。”

  然后,便徑直離開。

  步封黎就在二樓的陽臺上,自是將這些都看在眼里,鳳眸微瞇,眸色深了又深。

  鐘力腳步輕盈,快速上樓。

  “王爺,青檸好像將那日王爺給她的南瓜子種子分著吃了......”

  “本王有眼睛。”男人沉聲將鐘力的話打斷。

  呃。

  鐘力怔忡了一下,對,這個男人讓他下去是聽人家說了什么,至于做了什么,他就在二樓陽臺,自是盡收眼底。

  其實,之所以一上來首先說這事兒,是因為他太驚訝了。

  聽說那女人一直將那些南瓜子奉為珍寶,各種播種,就盼著哪日能種出個南瓜來,得這個男人正眼呢。

  今日竟......竟分著吃了,他真的驚得下頜都要掉下來。

  想必這個男人也定然沒想到。

  輕抬眼梢,偷偷睨男人神色,驀地撞見男人冷瞥過來:“說啊!”

  他連忙撇開視線,將剛剛聽到的青檸和香菱兩人的對話一五一十復述了一遍。

  ......

  廂房里,青檸四下環顧。

  其實也沒什么好收拾的,她又沒帶東西來,就一些化特效妝的東西,她一直隨身攜帶呢。

  她在等。

  崔寧過來的時候,她正坐在凳子上卷起褲管查看腿上的傷。

  “你怎么有空坐在這里歇息?不是要掃一月王府的地嗎?都這個時辰了,還不去掃,能掃得完嗎?”進來崔寧就沒有好口氣。

  青檸卻忍不住彎了彎嘴角。

  這不就等到了!

  立馬表情管理,變成一臉欣喜:“王爺同意我留下了?”

  崔寧沒有正面回答,只搖搖頭,眉目間是毫不掩飾的嫌棄:“快去掃吧,若不想被趕走,就莫偷懶!”

  說完,轉身就走。

  “崔管家,”青檸喚住他,“請問有跌倒扭傷的藥嗎?”

  她剛剛看了下,膝蓋是摔破了,那個還能忍受,主要是腳踝,腳踝崴到了,已經腫得老高,走路太疼了,必須弄點藥扭一扭。

  “沒有。”崔寧回得干脆。

  “那有酒嗎?只要一點點......”

  “有,自己去拿吧。”

  青檸眸色一喜:“在哪里?”

  “王爺的專用灶房,或者,王爺的酒窖。”

  青檸:“......”

  這不等于白說嗎?

  那兩個地方是她能去拿的嗎?

  崔寧唇角一勾,揚長離開。

  ......

  院子里,青檸拿著掃帚,有一下沒一下地掃著。

  看來,疾婉晴挺好用的,她就只是故意說,等她回宮,會召疾婉晴入宮學戲曲,某人就出手當護花使者了,讓她留在了四王府,不讓她回宮。

  這也再次證明,他已然識出了疾婉晴就是小時候救過他的人。

  呀呀呀,男主女主情感大戲就此拉開帷幕!為毛她一個NPC,想著都那么激動呢?

  是不是表示,她也成功了一小步?

  雖最終如何,她還不知道,但至少將兩人的感情進程大大提前了。

  加油,向青檸!

  可一想到還有偌大的王府等著她去掃,尤其是自己的腿還痛得跟個什么似的,她又瞬間蔫了。

  而且,夜里還要倒夜香!

  不行,必須得弄點藥或者酒搟一搟,現在光站著,她還幾乎沒讓這只腳受力,都痛得有些受不了,夜里倒夜香的時候,不僅要走路,還要擰馬桶負重,那肯定會要了她的命。

  酒......

  “請問這位大哥,王府酒窖在哪里?”她攔了一個路過的家丁問道。

  不知道是不是看在她叫大哥的份上,對方竟然告訴她了,揚手指了指一個方向:“那里唯一的一間門朝北的屋子便是。”

  “哦,謝謝。”

  青檸手執掃帚,快速掃起來,邊掃邊忍著痛移動,朝那個方向移動。

  終于掃到了近前。

  她驚喜地發現,竟然沒有侍衛把守,門沒鎖,且還是開著的。

  左右看看無人,她拿著掃帚掃了進去。

  屋子很大,是空的,屋子中間的地方有個很大的洞口,不對,應該說是入口。

  所以,酒窖是地下酒窖?

  不愧是僅次于皇宮的四王府!

  她拿著掃帚來到入口往下看,是有臺階下去的,里面黑乎乎的也看不大見。

  她回頭看了一下門口,見沒人,便趕緊一手拿著掃帚,一手提著裙裾,拾級而下。

  卻不知酒窖下面,手里提著一壇酒的男人正站在黑暗里望著她。

  

素子花殤

兩章并一章哈,謝謝【四葉草】親的打賞,謝謝大家的紅豆、推薦和留言,大家莫急哈,素子正在加快節奏,馬上就有你們想看的,群么么~~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