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個交換生

第026章 關于府規

王妃是個交換生 素子花殤 1013 2019-11-07 20:48:49

  男人腳步頓住,震驚回頭,滿臉寫著難以置信。

  這個女人竟然直呼他的名諱?

  竟然膽敢......

  向青檸屈膝一跪:“奴婢犯錯了,奴婢叫了王爺的名諱,王爺罰奴婢吧,罰奴婢掃一月王府的地、倒一月的夜香。”

  男人:“......”

  “奴婢愿意接受懲罰!”向青檸一臉虔誠,俯首于地。

  男人只覺嘆為觀止。

  為了能留下來,這個女人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輕嗤一聲,徐徐轉回身,垂目睥睨著她:“愿意接受懲罰?你可知,府規第五條是什么?”

  “不得背后直呼王爺名諱,違者,處死。”青檸回得也快,依舊埋首于地。

  “既然知道,你就應該清楚,這,才是你應該接受的懲罰。”男人聲音沉沉,壓迫而來。

  青檸這才抬起頭,甚是無辜:“可奴婢沒犯第五條府規啊,府規是不得背后直呼王爺名諱,奴婢沒有背地里叫,奴婢是當面,當著王爺的面叫的。”

  男人:“......”

  一時竟無以反駁。

  “是什么讓你覺得,背地里直呼本王名諱都要被處死,而當著本王的面直呼,就只需掃一月地、倒一月夜香?”男人聲音冷凌,從喉嚨深處擠出。

  “因為......因為府規三十條上明確立了不得背后直呼王爺名諱,沒立不得當面直呼,所以......所以奴婢覺得,可能、或許、應該,當面叫的話沒背后叫那么嚴重,”青檸眸帶怯意,低聲一字一句,“不然,那么詳細的府規,不可能沒有這條,甚至還特意指出是不得背后......”

  “那是因為沒有人敢當面叫!”男人厲聲將她的話打斷。

  青檸嚇了一跳。

  “不可能發生的事,立什么立?”男人面色冷峻,胸口微微起伏,顯然忍無可忍。

  青檸趕緊再次俯首:“對不起,對不起,是奴婢自以為是了,奴婢知錯了,奴婢愿意接受府規第二十八條的懲罰,自以為是者,罰掃地一月、倒夜香一月。”

  男人:“......”

  他怎么有種被這個女人繞進去的感覺?

  無語到極致。

  “滾吧,趕快滾,趁本王還沒改變主意下令將你處死之前!”男人拂袖轉身,不想在這種人身上再多浪費一絲眼神。

  門口一個婢女急急前來。

  行禮:“王爺,太后娘娘派了一宮女前來,說是找青檸有事,現在人在前院。”

  男人眼波微斂:“正好。”

  話落,回頭瞥了一眼跪在書房里的青檸,薄唇輕抿,漠然離開。

  待男人走后,婢女才敢進書房,通知青檸,口氣不善:“太后派了個宮女過來找你,人在前院!”

  “哦。”青檸從地上起身,揉了揉原本就摔痛的膝蓋,齜牙咧嘴,然后順勢又拍了拍裙裾上的灰塵。

  “你快點,人家等著呢。”

  “知道了。”青檸也沒好口氣。

  “反正我通知到了。”婢女冷著臉走了。

  護著膝蓋和腳踝的痛,向青檸來到前院,老遠就看到站在院中一身宮女裝扮的女子,女子手里提了個籃子,籃子上面蓋著塊布。

  

素子花殤

還有一更哈,還有一更,就是會比較晚,大家莫等,可明早看。謝謝【MALImali】【嵐鳳舞】親的打賞,么么噠,比心~~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