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個交換生

第015章 相思成疾

王妃是個交換生 素子花殤 1028 2019-10-29 19:54:43

  崔寧拿著一件披風尋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差點就噴了,強自忍住。

  想起鐘力說的,太后留這個女人在王府,就是專門惡心他們家王爺的,他信了。

  拾步上前,對著男人鞠了鞠:“王爺,夜里涼。”

  抖開手上的披風,恭敬地披在男人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驟然開口。

  向青檸疑惑抬頭。

  還以為問別的誰,卻見院中只有他們三人,且男人長身玉立,就睥睨著她。

  所以,是問她?

  到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宮里、府里全員皆知,他不知?

  鬼信!

  一時吃不透他問這句話的目的,遂兩眼一亮,一副“王爺你終于留意我了,終于對我感興趣,終于問我名字了,我好開心啊”的樣子,激動道:“奴婢叫青檸。”

  末了,也未停,繼續補充道:“就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那個青,檸就是一個木,一個寧,木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的那個木,寧就是‘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的那個寧......”

  她還要繼續說,被男人嘴角一抽,揚袖止了。

  一旁的崔寧實在沒忍住“噗”出了聲。

  這三句......

  將思念、傾慕,都說了,最絕的是最后那句: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這是在說自己是那佳人,奉勸他家王爺,美好姑娘世所難遇、不可再得,當珍之惜之是嗎?

  嘖嘖。

  那些高門望族的世家小姐在他家王爺面前都不敢說這話,這女人是哪里來的臉,如此大言不慚?

  男人眼梢一掠,瞥向他。

  崔寧嚇得趕緊低頭,表情管理。

  “笑什么?”男人沉聲。

  崔寧汗。

  這問題問得......

  我笑什么您不知道嗎?

  旋即又意識過來,男人可能不是問句,而是叱責,意思: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偷偷抬眼,發現男人還在盯著自己,他便只得硬著頭皮當問句來回:“奴才是沒想到她竟然還挺有文采的。”

  男人剛準備說話,卻是被一道開心激動的女聲搶了先:“多謝崔管家夸獎!奴婢是專程請教了宮里司樂坊譜曲作詞的女史,是她們教奴婢的。”

  向青檸說完,眉眼彎彎看向某個臉黑如鍋底的男人,似是也等著他的夸贊。

  “你是不是有病?”男人驟然大聲。

  向青檸跟崔寧都嚇了一跳。

  “王爺......指的是?”

  有些后怕地看著男人,向青檸怯怯開口。

  她覺得自己有毒,竟然調戲這個男人還調戲上癮了!

  見她那副羞怯的樣子,男人知道她又想歪了,有些無語,再次厲聲:“本王當然指的是你這里!”

  邊說,邊指了指自己腦袋:“你以為指的是哪里?”

  向青檸失望又難過地“哦”了一聲,垂下頭,小聲嘀咕道:“奴婢還以為王爺聽了那三句詩,問奴婢是不是得了那個‘相思成疾’的疾病?沒想到奴婢在王爺眼中,竟然是腦子有病......”

  “崔寧!”男人沉聲將她的話打斷。

  “奴才在!”

  “你來處理!”男人拂袖轉身,決然離開。

  

素子花殤

謝謝【青酒沐歌】親的璀鉆,謝謝大家的相思豆和推薦票,謝謝大家的留言,比槍、比心~~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