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徒弟好甜:教授的心尖宠
展开

徒弟好甜:教授的心尖宠 宜霖123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81.98万字| 2417总收藏

十年前,槲寄生叶子下,她踮起脚尖,轻轻一个吻,娇俏一笑:“西方有个习俗,男女在槲寄生叶子下相遇可以亲吻对方。”
十年后,在他办公室里久别重逢,沧海桑田,相视一笑,脉脉不得语。
终于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家杂志社上班?”
他洋洋得意:“别忘了,你的作文都是我教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宜霖123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81.98万

  • 创作天数

    619

更多迷妹周榜

  • 1

    1298061381

    10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言吧书友15020812237299207

    3,810 迷妹值

  • 2

    言吧书友14983505354199005

    3,350 迷妹值

  • 3

    言吧书友14962973869469611

    3,340 迷妹值

  • 4

    言吧书友14962946432333644

    3,340
  • 5

    言吧书友14962942868900172

    3,340
  • 6

    言吧书友14967616378842098

    3,340
  • 7

    言吧书友15032363641030152

    3,340
  • 8

    言吧书友14995838070299404

    3,335
  • 9

    言吧书友14962892529645703

    3,285
  • 10

    629822500

    3,285

同类推荐

  • 他将奔你而来

    少时欢喜

    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在许瑟脸上

  • 缘来是你,总裁的首席财务官

    霏倾

    他对小自己十岁的少女一见钟情,得偿所愿成为她的未婚夫。简直就是现代版的一树梨花压海棠,只是此梨花非但不老不丑,而且还十分高大帅气、富可敌国。开发的度假中心,以她的背影当宣图。发行的限量跑车,用她的生日当型号。创造的商业帝国,所有权只属于她。甚至,连左心房的位置,也悄然纹上了她的名字。三年后,惊闻她已婚。他拿着一纸离婚协议与财产对半分割协议,逼她的丈夫与她离婚。再一年后,他第二次揣着离婚协议与全部身

  • 我只偷看他一眼

    葛覃非茗

    【张扬美艳学姐VS高冷腹黑学霸】高三学姐唐袖因为打架受伤,在医院躺了俩月错过高考,成了下一届的复读生。一件认错人的糗事,让她结识了新班级的孤僻学霸宋珹。为了攀上这枝高岭之花,她埋头苦读,学到头昏脑涨,却毫无起色。一日,学校通报批评大会,学霸宋珹榜上有名。唐袖笑笑,心里有了妙计。此后,每次放学后陪伴宋珹凯旋的不止落日余晖,多了一个张扬的女孩身影......宋珹生日那天,她酒壮怂人胆,故意喝多,抱着他

  • 重生九零做学霸

    美人倾国

    重生到九十年代的方依依,手握系统,从学渣逆袭做学霸。从此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还有位大佬把她捧在手心里宠。

  • 顾念昭阳

    恍若晨曦

    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他笑。*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