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原来暴君是病娇
展开

原来暴君是病娇 衿幼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03万字| 115总收藏

【重生+病娇+治愈 1v1 男强女强】
【冰山美人vs病娇暴君】
“景宁,你就是死也只能死在我怀里。”
厉霆御无数次在情动时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的威胁。
厉霆御是景宁躲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也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他宠她,折磨她,却从不曾开口说过一句爱她。
景宁是骄傲的,厉霆御的囚禁让她心灰意冷,直到病危之际那个男人却跪在床旁抓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哀求着,“阿宁,别走……”
“如果重来一世,阿御,你可不可以说你爱我……”
再次归来,暴君还是那个霸道嘴硬的暴君,而景宁却铁定了心要撬开他的嘴……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scorpion988投了1张推荐票
  • 言吧书友15092107153841170投了1张推荐票
  • Carry111投了1张推荐票
  • 言吧书友15092107153841170投了1张推荐票
  • 错过不在回忆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衿幼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9.6万

  • 创作天数

    71

其他作品

  • 陆先生的小妖精

    她,破产豪门千金,如仙似妖。 他,传说中的撒旦,俊美无俦。 人人都说a市有只会勾人的妖精,而这只小妖精,却只想抱着她家陆先生的大腿,在陆先生的怀里安稳过一生~ 只有经历过黑暗,那束光才会显得更加弥足珍贵。陆宸是救赎,将陷入黑暗的顾卿心一把揽入怀中遮风挡雨的存在。不得不说,她是幸运的,此生顾小姐所求啊,不过一个陆先生。 这是一篇男女互宠的小甜文。(没有误会,没有小三,爱的坦荡,一生一人。)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完美隐婚

    望晨莫及

    ★★苏锦,苏家养女,在最美好的青葱岁月里,爱上了暮白。初时,他许诺,“等你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后来,他却另娶。再后来,她忙着相亲,用一颗已死的心,试着走入平凡的婚姻。靳恒远,她的第N个相亲对象,相貌冷峻。第一次见面,她想吓退他:“你要觉得合适,明天就去领证!”他淡笑:“明天出差,要领下午就去!”下午,她成了他的妻。★她是安静的女人,不争不吵不闹。没房,她说没关系。吃饭,她说AA制。睡觉,她说要

  • 隐婚,天降巨富老公!

    苏苏苏如意

    苏贝打死也不会想到,临时抓了个“司机”结婚,抓到的竟然是堂堂陆氏集团的掌权人陆赫霆。婚后,她带着双胞胎认真工作养家糊口。丈夫是司机有什么关系?她这娱乐圈女王的名号不是白来的,自己选的男人,自己养得起!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娱乐圈最神秘矜贵的男人,戴着跟自己同款的婚戒。她才知道,自己的婚戒,竟然是价值过亿的限量版!陆爷垂眸轻笑:“好巧,我们还有同款双胞胎儿子。”

  • 楚少的宠妻指南

    墨子悠

    【本文已出版,出版名《从此深情永不负》,当当淘宝均有售】【推荐新书,娇妻在上:易少,求轻宠!】有车有房父母双忙,这是结婚前他的摊牌。车子豪华房产无数,父母全世界飞着商务谈判,这是结婚后顾筱筱发现的现实。顾筱筱曾一度傻傻认为楚逸辰是最适合她的存在,直到发现他竟还是她的顶头上司……

  • 他太太才是真大佬

    笑倾一世

    【女强爽文&女主帅男主撩】母亲去世,父亲另娶,唐千缈被安排住进“陌生男人”的家里。从此便被这一家子捧着宠。热情伯母:“缈缈别见外,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妈,这儿就是你家!”温柔伯父:“缈缈,放下放下,女孩子做什么饭,让你弦哥哥去做。”暖心小弟:“姐,卷子我帮你写,你就安心打游戏去吧。”封弦对家人这副嘴脸嗤之以鼻,并警告小姑娘:“离我远点。”不久后,却画风突变——千缈深夜归来,被某男人堵在楼梯间质

  • 江少的暖婚甜妻

    云朵的枝桠

    【新书已开:失婚了反追妻火葬场套路的甜宠文】晚宴上她被表姐推给了那个坐在轮椅上孤傲清冷的男人。本以为是一场可笑的替嫁戏码。不料,那人却认真的点头同意?他遇她之前不懂爱,但第一眼看她便有了欲念。她并非生性凉薄,只是锁了心。他像烈日火焰融化了她冰封的心。她像人间火光,照亮了他前行的路。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