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生魔妃不好惹
展开

重生魔妃不好惹 祁晴宝宝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24.16万字| 150总收藏

江雪鸢,无法修炼的天生废材,一出生就被生母扔到乡下,眼不见为净。
十四年后,因一母同胞的天才妹妹拒婚,作为备胎被接回帝京。
所谓身份高贵的的江家大小姐,其实人人可欺。
母亲: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若是安分守己的话,我会给你安排一门好亲事,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否则别怪我不念母女情分。
江雪鸢:合着我根本不是你亲生的?
天才妹妹:姐姐,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弱者被踩在脚底下成为垫脚石,希望你不要怪我。
江雪鸢:你要记住你说的话。
一朝封印开启,神力觉醒,光芒万丈,所向披靡,谁与争锋?
无论何时,身边总有一位宠她护她爱她的神秘而强大的男人,原本无人问津的废材,竟然是…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9

排名26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2

排名187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chris82投了5张推荐票
  • 2206744319投了4张推荐票
  • 倾听雨落yl投了5张推荐票
  • chris82投了5张推荐票
  • 784469736投了4张推荐票
  • 2206744319投了1张月票
  • 2206744319投了1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祁晴宝宝

  • 作品总数

    6

  • 累计字数

    838.36万

  • 创作天数

    2038

其他作品

  • 重生之千颜为凰

    都说生命不可重来,却总有人能撞大运,但别人被天上掉的馅饼砸中,都是早几年重生,自带未卜先知特异功能,徐寒烟却与众不同,老天爷送她重生路上不小心多喝了二两酒,阴差阳错,重生在一年后,没有金手指,谁能告诉她这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最要命的是,前生的徐寒烟有多悍,今生的镜月千颜战斗力就有多渣,望着这走一步喘三喘弱不禁风身体,她忍不住仰天长叹,总觉得老天欠自己一个公道!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徐寒烟想得很开,好歹还能喘气,总比灰飞烟灭万劫不复要强吧,何况,论起心计,阴谋,她可从来没有输过,面对老天爷再给的一次不怎么样的机会,照样能活得风生水起!

    加入书架
  • 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 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 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之间斗智斗勇的故事。

    加入书架
  • 王妃如云,智斗腹黑王爷

    传闻中东翰国丞相府千金叶紫烟貌丑无盐,粗鄙不堪,却因大哥二哥的赫赫战功被赐婚给俊美无双的辰王爷。 轩辕浩辰,被迫娶了不想娶的女人,让她住在王府的落叶苑,成婚一年了,不曾见过面,只有一次,见到了在刺客剑下的她,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这是自己的王妃吗? 叶紫烟历经沧桑,只想在辰王府这个偏僻的角落里面平静地生活,隐藏起自己所有的才华,梦想着有一日能实现自己心中那个久藏的愿望。 只是,注定不平凡的她,只为了那个梦想,一次次被搅进自己不想的局里面,直到失去了自己最亲的人,自己最想保护的人,终于决定,远离京师,自己的心从此不为任何人停留,只为自己而生活。 尘世才女,风华绝代:智斗腹黑王爷

    加入书架
  • 倾城商王妃

    什么叫做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龙腾王朝最大的宝石商家—寒家二小姐,寒菲樱是切切实实体会到了! 就因为司天监算出淮南王府世子的生辰八字和她正好相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作之合,她就要嫁给一个半死不活的世子? 淮南王府世子萧天熠,原本大好男儿,俊美绝伦,文韬武略,是京城少女梦寐以求的男人,可三年前的一场战争,他不幸被敌国暗算,身中剧毒,从此落下半身不遂的毛病,名门千金们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就因为司天监一席鬼话,就要让如花似玉的寒菲樱付出一辈子的幸福? 本文男强女强,暖文,身心干净,欢迎跳坑!

    加入书架
  • 商女魔妃

    宁静琬,出身商贾之家,自幼由外公抚养长大,生活在富甲天下的锦绣山庄。 渐长至风华初现的少女,却因一个意外,得知自己的生父尚在世,宁静琬难耐心中的好奇,假意答应父亲的请求,谁知却被卷入了一场意想不到的争斗之中。 皇上赐婚,宁静琬一跃由一个地位低下的商人之女成为凤临国最尊贵的景王妃,顿时惹来无数双嫉恨的眼睛。 尽管没人看得上宁静琬,可是凤临国几大豪族却都盯上了这富可敌国的财富,先后开展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财富争夺战。 宁静琬为了保住宁氏的产业,与这几大势力展开了斗智斗勇的角逐! 景王爷凤君寒,深沉优雅,心高气傲,风采绝世,对出身低下,名声不堪的宁静琬根本不屑一顾,大婚当晚便毅然出征边疆,坦言宁静琬这样无德无能的女人根本不配做他的正妻! 然而,随着宁静琬进入景王府,一件又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凤君寒竟开始正视这个一直以来被他无视的女人! 看一个深藏不露的妖孽女子,一个深不可测的妖孽男子,如何在这权力,财富,爱情的角逐中最终成为赢家?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momo2155

    6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2206744319

    1,448 迷妹值

  • 2

    chris82

    1,087 迷妹值

  • 3

    bethy670

    545 迷妹值

  • 4

    在水一方2255

    463
  • 5

    言吧书友15487265506661416

    444
  • 6

    784469736

    310
  • 7

    言吧书友15071184575328758

    310
  • 8

    雨落弦断

    297
  • 9

    言吧书友15657749563438600

    290
  • 10

    言吧书友14963677905860651

    283

同类推荐

  • 天女商妃

    莉莉薇

    废材想翻身,南星舞莫名其妙将人称“活阎王”的四皇子当成灵兽给契约了?被契约限制实力的帝寒衣表示,无论如何也要这“一心想嫁人”的小丫头解除两人之间的契约。却不曾想,此后无论如何,他想的只是怎么全方位疼宠他的小丫头……俊美如仙的城主对她告白:“离开他,当我一城十庄,百间商铺的女主人……”龙帝大人却语重心长的教育怀里的小丫头:“不值钱的东西我们不要,嫁给我,我和龙族十方宝库都归你!”“娘亲,还有我,还有

  • 喜劫良缘

    莉莉薇

    他高高在上,是神秘可怕的蛮荒之王,一眼能看尽人之姻缘,厌恶女人到了极点,却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定了,一路宠之,疼之。她卑微穿越,一身神奇医术,不为身边众多美男动心,只想变得强大,能配得上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可是等确定自己心意时,却发现自己已成婚多年…………委屈时:她用力的捶打着眼前的冰山大美男。“别人都说是我高攀了你,可明明是你老牛吃嫩草!”某男抓住重点,笑得无比妖孽……世人说:蛮王是没有心,七情已

  • 神医九小姐

    银瓶

    “夫人,为夫病了,相思病,病入膏肓,药石无医,求治!”“来人,你们帝尊犯病了,上银针!”“银针无用,唯有夫人可治,为夫躺好了。”“……”她是辣手神医,一朝穿越成超级废材,咬牙发下宏愿:“命里千缺万缺,唯独不能缺男色!”他是腹黑魔帝,面上淡然一笑置之,背地里心狠手辣,掐灭她桃花一朵又一朵。

  • 至尊瞳术师

    陌烟

    24世纪的至尊瞳术师一朝穿越,成了下等小国镇国侯府被废的天才大小姐!修为被废,双眼俱瞎,家族地位被夺?洛清瞳微眯着一双血瞳冷笑:过来!姐教你们做人!一双血瞳,傲世无双!鉴宝透视,医毒破防,无所不能!魂武双修,器药双绝,御兽布阵……她用一生诠释了何谓至尊无双,绝世嚣张!只是万万没想到惹上了一个比她更绝世妖孽的人!(苏爽无虐,坑品保障,另有数百万字肥文《纨绔乐妃》)

  • 妃常嚣张之毒医大小姐

    银瓶

    (正文已完结)作为一名绝世毒医,季疏云的职业格言是——必须狠!她的医道境界是——没人比我毒!她的人生信条是——终身恪守“无耻”二字!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发挥无双毒术,踏上事业巅峰,迎娶高富帅,打造完美人生,就……悲催得穿越了!坑爹啊!穿越就算了,坠崖是怎么回事?坑娘啊!坠崖就算了,他是怎么回事?坑姐啊!他要干神马?别靠过来!“卧槽!你丫以为自己带个鬼面面具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爷就怕你啊!”——“女人,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